初生之犢

黑色的日子

唐巾雄
















    公 元 二 零 零 一 年 九 月 十 一 日 , 這 是 一 個 黑 色 的 日 子 , 是 人 類 歷 史 上 可 恥 的 一 頁 。

    孩 子 們 回 到 學 校 , 看 到 老 師 開 了 電 視 , 播 放 全 世 界 都 在 收 看 的 新 聞 節 目 。 恐 佈 份 子 駕 著 飛 機 撞 向 美 國 紐 約 的 世 界 貿 易 中 心 兩 座 大 樓 和 華 盛 頓 的 五 角 大 廈 。

    「 啊 ! … … 啊 ! … … 」 孩 子 們 驚 奇 地 叫 著 。

    電 視 螢 幕 上 播 出 飛 機 撞 向 大 樓 的 景 像 : 碎 片 橫 飛 、 濃 煙 冒 升 ; 另 一 架 又 來 了 … … 飛 機 衝 向 大 樓 , 火 團 衝 出 空 中 。

    「 不 要 … … 不 要 吧 … … 啊 … … 」 有 孩 子 喃 喃 祈 求 著 。 有 人 張 大 咀 巴 ; 有 人 目 瞪 口 呆 ; 老 師 彷 彿 要 找 答 案 … …

    「 老 師 ! 這 是 真 的 嗎 ? 」 瑪 姬 還 半 信 半 疑 , 希 望 不 是 真 的 , 大 聲 問 。

    「 真 的 ! 」 老 師 嚴 肅 地 簡 單 回 答 。

    電 視 關 了 , 講 課 之 前 , 老 師 只 是 搖 著 頭 沉 重 地 說 : 「 真 不 幸 ! 」 看 了 大 家 一 眼 , 頓 了 一 下 才 無 奈 地 說 : 「 我 們 上 課 吧 ! 」

    孩 子 們 只 覺 得 像 電 影 的 戰 爭 場 面 , 看 可 怕 , 但 是 不 覺 得 和 自 己 有 甚 麼 關 係 ; 只 是 希 望 自 己 不 會 遇 到 這 樣 的 事 。

    在 各 人 家 , 大 人 小 孩 都 盯 著 電 視 機 , 各 個 電 視 台 也 都 只 播 這 個 新 聞 。

    達 明 問 爸 爸 : 「 爸 爸 , 會 打 戰 嗎 ? 」

    李 先 生 回 答 : 「 沒 有 人 知 道 , 這 世 界 的 事 沒 人 能 預 料 。 」

    曉 明 不 平 地 說 : 「 我 是 美 國 人 一 定 報 仇 。 」

    李 太 太 馬 上 說 : 「 幸 好 你 不 是 美 國 人 , 冤 冤 相 報 幾 時 了 ? 都 是 無 辜 的 人 民 受 罪 。 咱 們 中 國 人 有 句 話 說 : 『 冤 有 頭 , 債 有 主 。 』 大 家 一 起 把 背 後 主 使 的 找 出 來 , 再 來 定 罪 , 免 得 再 有 這 樣 的 災 難 才 是 重 要 。 」

    李 先 生 點 頭 贊 成 , 又 說 : 「 無 論 如 何 , 這 樣 兇 殘 的 事 是 完 全 沒 有 任 何 理 由 可 以 說 的 , 在 戰 場 上 拚 個 你 死 我 活 是 光 明 正 大 , 在 背 後 插 一 刀 , 是 小 人 、 懦 夫 的 所 為 , 而 且 是 對 平 民 老 百 姓 , 真 可 恥 。 」

    唉 ! 這 是 大 人 才 懂 的 事 , 達 明 和 曉 明 雖 然 不 太 明 白 , 但 是 對 螢 幕 上 的 情 景 印 象 非 常 深 刻 , 肯 定 這 是 很 壞 很 壞 的 事 , 是 可 恥 的 。

    在 史 家 , 瑪 姬 看 著 電 視 螢 幕 上 失 去 親 人 的 人 痛 哭 , 她 也 默 默 地 流 下 眼 淚 , 史 太 太 不 說 話 把 她 摟 著 。

    馬 克 問 : 「 爸 , 我 們 可 以 做 什 麼 ? 」

    史 先 生 看 看 兩 個 孩 子 , 柔 聲 說 : 「 我 們 為 失 去 親 人 的 、 受 傷 的 、 死 去 的 人 祈 禱 , 為 在 災 難 救 人 的 人 祈 禱 。 我 明 天 會 去 捐 血 , 我 們 要 盡 自 己 的 心 對 他 們 表 示 支 持 。 」

    這 個 晚 上 , 許 多 人 的 祈 禱 上 達 天 庭 , 父 上 帝 一 定 覺 得 安 慰 , 知 道 這 個 世 界 還 是 有 許 許 多 多 有 愛 心 , 把 祂 的 教 導 緊 記 在 心 的 人 , 你 也 是 其 中 一 個 嗎 ?



October 2001
Copyright Truth Monthly 2001,
all rights reserved.
info@truth-monthly.com
教養兒女 — 吃喝玩樂過一生? — 蘇緋雲博士
初生之犢 — 黑色的日子 — 唐巾雄
你我祂 — 壓力的剖析(二) — 葛琳卡博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