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義之聲
失落的珠寶
王人義

《 青 島 晚 報 》 曾 刊 登 出 這 樣 一 則 報 導 : 荷 蘭 東 部 一 個 名 叫 德 布 林 的 珠 寶 商 , 為 慶 祝 1 0 周 年 店 慶 , 別 出 心 裁 地 向 4 0 0 0 名 顧 客 寄 出 郵 件 , 其 中 2 0 0 個 信 封 裝 著 大 鉆 石 , 其 餘 的 則 裝 有 看 起 來 像 鉆 石 , 但 價 佫 要 便 宜 得 多 的 鋯 石 。

郵 件 寄 出 之 後 , 他 就 開 始 等 待 他 期 待 中 的 人 們 的 贊 美 和 謝 意 。 可 是 , 每 次 等 郵 遞 員 來 , 帶 給 他 的 都 是 失 望 。 怎 麼 回 事 呢 ? 難 道 大 家 收 到 了 不 要 錢 的 寶 石 , 連 寫 封 感 謝 信 都 沒 有 興 趣 ? 左 等 右 等 , 他 終 于 沈 不 住 氣 了 , 于 是 開 始 打 電 話 向 一 些 客 戶 詢 問 這 到 底 是 怎 麼 回 事 。 得 到 的 結 果 使 德 布 林 又 好 氣 又 好 笑 。 原 來 , 顧 客 們 早 已 對 郵 箱 中 的 廣 告 郵 件 不 勝 其 煩 , 他 們 中 的 絕 大 多 數 人 , 只 要 見 了 那 些 來 自 某 某 公 司 和 某 某 商 家 的 郵 件 , 就 把 他 們 扔 到 垃 圾 桶 去 了 , 自 然 , 德 布 林 寄 出 的 那 些 裝 有 寶 石 和 鋯 石 的 郵 件 , 也 被 他 們 當 做 「 垃 圾 郵 件 」 扔 掉 了 。

一 得 知 這 一 結 果 後 , 德 布 林 在 當 地 媒 體 上 表 示 : “ 我 實 在 是 太 幼 稚 了 , 我 忘 了 現 在 的 人 已 經 再 也 不 會 相 信 這 種 郵 件 了 。 ”

我 真 的 很 為 這 些 人 感 到 遺 憾 。 “ 要 換 作 是 我 … … ” 我 想 , 我 也 是 得 不 到 這 些 鉆 石 或 是 鋯 石 的 , 因 為 我 對 這 些 郵 件 的 處 理 方 式 , 會 和 這 些 可 愛 的 荷 蘭 人 完 全 一 樣 ! “ 為 甚 麼 會 這 樣 呢 ? ” 我 又 自 己 問 自 己 。 我 想 , 我 是 知 道 這 個 答 案 的 。 俗 句 說 得 好 , “ 世 界 上 沒 有 免 費 的 午 餐 ! ” 在 如 今 的 商 品 社 會 之 中 , 極 少 的 人 不 是 即 得 利 益 者 , 特 別 是 那 些 聲 音 最 大 、 調 子 最 高 的 商 業 廣 告 , 簡 單 的 就 是 一 句 話 , “ 不 能 信 ! ”

最 近 國 際 互 聯 網 上 常 常 在 打 開 某 網 站 的 時 候 , 跳 出 一 廣 告 : 你 已 經 中 了 一 萬 元 的 大 獎 ! 如 果 你 相 信 , 你 就 要 按 照 網 頁 上 的 指 令 去 執 行 , 才 有 可 能 得 到 這 筆 金 錢 , 或 者 是 到 某 風 景 名 勝 旅 行 的 證 券 等 等 。 有 誰 會 相 信 這 樣 的 事 情 呢 ? 或 者 你 將 付 出 的 更 多 !

“ 信 耶 穌 , 得 永 生 ! ” 基 督 徒 常 常 對 人 說 這 句 話 , 希 望 用 最 簡 單 的 話 語 , 向 人 傳 達 一 個 最 深 刻 的 道 理 。 這 句 話 像 做 廣 告 一 樣 , 常 常 也 會 引 起 副 作 用 。 用 世 界 上 商 業 遊 戲 的 通 則 來 衡 量 , 有 些 人 把 這 句 話 等 同 於 一 個 普 通 的 商 業 廣 告 , 嗤 之 以 鼻 : “ 恐 怕 是 教 會 面 缺 錢 花 吧 ? 用 這 種 方 法 來 把 人 往 教 會 面 拉 , 俗 ! ”

有 一 位 姊 妹 在 還 沒 有 信 主 的 時 候 , 就 直 接 了 當 地 向 我 表 明 她 的 反 感 : “ 我 很 討 厭 有 人 跟 我 說 這 句 話 , 好 像 是 在 跟 我 做 生 意 似 的 , 我 如 果 要 怕 死 想 得 永 生 呢 , 就 去 信 耶 穌 ; 我 不 去 信 耶 穌 呢 , 就 得 不 到 永 生 。 如 果 非 要 用 這 樣 的 交 換 的 方 法 來 得 永 生 , 我 寧 可 不 要 這 永 生 。 ”

站 在 一 個 不 信 主 , 而 又 被 商 品 經 濟 所 影 響 的 “ 她 ” 的 角 度 , 她 說 的 完 全 不 錯 。 我 們 中 國 人 看 信 仰 是 一 件 很 神 聖 而 嚴 肅 的 事 情 , 如 果 帶 有 任 何 的 商 業 氣 息 , 再 純 正 的 信 仰 也 會 因 此 而 被 污 染 了 。 她 因 為 見 慣 了 人 類 各 種 商 業 性 的 欺 騙 行 為 , 自 然 把 這 兩 種 的 說 法 進 行 比 較 和 聯 想 , 因 之 而 采 取 不 信 , 甚 至 是 敬 而 遠 之 的 “ 明 智 ” 決 定 。

我 無 法 否 定 站 在 她 這 樣 的 立 場 其 思 維 的 合 理 性 , 但 同 時 又 提 出 另 外 一 個 問 題 : “ 如 果 耶 穌 真 的 是 聖 經 上 所 說 的 上 帝 的 兒 子 , 是 上 帝 本 身 , 那 麼 我 們 又 該 如 何 看 這 一 句 話 呢 ? ”

她 是 一 個 極 直 爽 的 人 , 思 想 了 一 下 就 說 : “ 如 果 耶 穌 真 的 是 上 帝 的 話 , 我 對 這 句 話 就 無 可 厚 非 。 ” 我 很 欣 賞 她 這 樣 客 觀 看 問 題 的 態 度 , 而 事 實 上 , 她 不 久 也 成 為 了 基 督 徒 。

通 過 發 生 在 這 樣 一 位 女 士 身 上 的 事 , 我 想 說 的 是 : 我 們 不 要 以 世 俗 的 眼 光 看 待 屬 靈 的 事 情 ; 我 們 也 不 用 屬 世 的 法 則 去 度 量 屬 天 的 意 義 ; 我 們 更 不 要 因 為 我 們 固 有 的 某 些 觀 念 而 輕 率 地 否 定 一 些 重 大 的 生 命 問 題 , 否 則 我 們 失 去 的 , 不 只 是 鉆 石 和 珠 寶 , 失 去 的 很 可 能 就 是 認 識 獨 一 真 神 的 機 會 , 很 可 能 就 是 永 生 的 生 命 。